子博客没法回fo抱歉
脑洞有毒

关于

[黄黑黄无差]君の知らない物語2 #11

前篇&设定见:http://kimai.lofter.com/post/2187f3_7384d9

*OOC不好看



#11

黑子哲也曾经是个摄影师。

没错,在黑子成为安定的专栏写手之前,他还是个洋气的camera man。

“的确摄影挺符合我人间观察者的趣味的,”

“但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不想干了。”

 

-

本该是鼻子被风吹得通红一片的11月。

当一阵阵带着海水气味的风吹过黑子头顶同样带着海水气味的发梢时,他突然想出来的这个描述。

现在,新锐专栏写手黑子哲也与知名新秀模特黄濑凉太,不知道因为什么奇怪的展开,在夏威夷度假。

说实话,这个季节的夏威夷很舒适,傍晚的时候会起吹着很舒服的风。天空的颜色也要会变得模糊不清,除了一如既往的蓝以外还会夹杂一些冰淇淋一样说不清楚的颜色。

“本来我以为小黑子不会答应的~呢~”

“嗯,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既然是黄濑君的邀请。”和黄濑君付的机票钱。

“对啦小黑子想吃冰淇淋吗我想吃冰淇淋诶!!!那边的看起来味道不错——!”

“……”

 

大孩子黄濑和小大人黑子正走在夏威夷的街上,哦还有一群海鸟与他们并行。

“在日本很难见到这种鸟呢……”

“唔”

混着冰淇淋说话呜溜呜溜并不太清楚,不过他们都不介意。

“总觉得好不真实呢。”

“?”

“像这样在11月,没有工作反而在夏威夷的海滩上乱晃,可以随便吃冰淇淋糊了脸,过分容易地就看到海平面,在热带植物和遍地海鸟的街上迎接落日。”

黑子顿了顿,然后把甜筒咽了下去,“只是黄濑君你一个人忙吧,我倒是除了截稿期前一个礼拜之外都是挺闲的。”

黄濑没有理他,而是向着太阳的方向伸出手去,眼睛被光线照的闪亮,“快看要落山了,这样的太阳好像也只有在国中时候看到过呢!”

黑子在黄濑的指间看到那个金黄色的球体隐约晃了晃,然后向着海平面整个彻底的沉了下去。

黑子转身继续往旅馆方向走,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来,

“黄濑君,你夹刘海的草莓夹子很可爱。”

 

-

《有关相机的事》(节选)

……

与黄濑的夏威夷旅行记录,DAY3

 

“……前一天在冲浪(他冲我看)的时候突然跑来问我为什么不再对相机那么执着了,我很平淡地跟他说我突然感到无聊了。”

“只是高中毕业之后我隐隐约约终于感受到了,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没有改变,但是再翻出以前的照片看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回当时的那些心情,简直就好像别人拍的一样。”

“高中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能够改变很多事情,能够挽回很多事情,能够像在比赛最后10s力挽狂澜那样积极的面对生活。”

“但是人总是会变的,照片也好文字也好,相遇了很多人,我一直在走,从认识到分别,有记得住名字的,也有记不住名字,或是忘记名字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无力感也在增强,想要顺其自然又想要改变什么,想要孤注一掷而又感到害怕,即使是这样写着的我也仍旧心中没底。”

“所以说岁月真是很残忍的东西啊。”

 

“当然我只回答给黄濑最初的那句话,他愣了愣之后转过身去,连带着头发上的水珠甩了我一脸,然后我听见他说,

‘我一直相信我和小黑子的相遇不是偶然,我觉得不管是小黑子做什么我都会尽力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的。’

我看了看他因为被刘海被浸湿而夹上去露出的额头,没有报复性的问他为什么没有继续打篮球。”

评论
热度(1)

© 小生劇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