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没法回fo抱歉
脑洞有毒

关于

[RS]换季时的扫除

 *锦户亮 x 涉谷昴






 


涉谷昴被埋在毛毯堆里找不到了。


 




 


当锦户亮靠在储藏室的门边,刚准备把炸鸡从盒子里拿出来,目睹了涉谷是如何从柜子里抱出一大摞毯子,凳子又如何抓住时机开始摇晃,最后不负众望地让涉谷摔落到了已经搬出来的另外一大摞毯子里的整个过程之后,锦户亮的大脑得出了如此结论。


 




 


虽然说他们的工作每天作息不定的,虽然说他们的公寓一般都有很好的取暖设备,虽然说他们有很少的时间待在自己公寓里。


 


但是作为一个标准的处女座涉谷昴至少还是会定期换季大扫除的。


 


比如说今天。


 




 


记得很早以前有一次锦户亮来找涉谷昴讨论一下即将要出的新曲。


 


敲了半天门发现是虚掩的,锦户亮也就当做对方的默许自己进来了。


 


对着玄关说了一声打扰了之后锦户亮拖鞋进了客厅,发现并没有人,想着奇怪啊他不应该这时候出门吧,自顾自地挨个打开房门找起了人来,然而转来转去都见不到涉谷昴的身影。


 


最后发现涉谷昴是在阳台上。


 


“哈啾!”


 


锦户亮推开阳台的移门的时候涉谷正用力地打了几个喷嚏,大约是被春天的花粉折腾地,挂在阳台上的白色床单从几个衣夹之间穿过,反着光的纯白色里是皱着通红的鼻子的涉谷昴。


 


深深浅浅,垂挂着的米白乳白发着蓝的白,涉谷应声转头看向锦户,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牙白。


 




 


那次之后锦户亮就自说自话地算着时间花样蹭进涉谷的家里帮忙。


 


整理东西的时候的涉谷很有趣。


 


不同于yasu的仔细,涉谷更要说的话是……带点笨拙地可爱。


 




 


方才锦户亮手捧着打包来的炸鸡进门,熟练地把东西放在客厅边上的餐桌上,随手帮涉谷扶正了椅背上快滑下来的古着外套,径直去了储藏室。


 


被他猜对了,涉谷昴果然在里面。


 


地上是涉谷昴已经取出来的毛毯,有些扭曲地瘫在椅脚边,似乎是经过了一个艰难的旅程,锦户亮努力地猜想在他没来之前涉谷是如何把他们运送下来的。


 


身上随便套了一件卫衣的涉谷昴站在两个叠加的椅子上,似乎是想要够到最上面的柜子,加绒连帽衫的帽子厚厚地挂在他的脖子后面。


 




 


“需要帮忙吗?”锦户亮看着仰头有些艰难的涉谷忍不住出声。


 


“哦,亮,你来啦”涉谷稍稍侧头用眼尾看了一眼靠近的锦户亮,“来得正好,把这个放过去吧。”


 


“放在哪里?”脱了大衣外套的锦户随手卷起衬衫袖子,“我来?”他抬头问。


 


“放在最右边,”涉谷面无表情地接受了锦户亮的上目线,然后用下巴示意了下锦户亮,“这边放不下了。”


 


放好毯子的锦户正准备做一个扶涉谷下来的动作,却像被看穿目的似的,“不,你去泡咖啡。”涉谷头也不回地说。


 




 


“咖啡?”


 


“恩。我渴了。”


 


锦户看着继续跟高处的毛毯斗争的涉谷,眨了眨眼睛出去了。


 




 


涉谷虽然有着脆弱纤细的鼻腔但是意外地喜欢这类羊毛制的毛毯。在锦户的记忆里他会用羊毛毯从卧室铺到客厅,大约是喜欢坐在地上的缘故吧,锦户亮不止一次看到他趴在地上对着曲谱较劲。


 


锦户一边想着今天帽子大大的涉谷真可爱之类的事情一边一手捧着一杯咖啡一手拿着一盒炸鸡用脚踢开房门。


 


“すばるくん我把咖啡给你放门口的台子上可以吗?”


 


“恩。”


 


“真不用我帮忙?”


 


“恩。”正忙着取出毛毯的涉谷带着鼻音随便嗯了一下。


 


锦户拿着盒装炸鸡用上臂靠上门边,看着涉谷踮着脚双手抓着柜子里的羊毛毯前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锦户亮还来不及仔细考虑涉谷是不是鼻炎犯了,“すばるくん!等等!后面还有一……”


 


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被涉谷松开的毛毯从空中落下的时候顺便摊开了,准确地落在滚进毛毯中间的涉谷头上,把他包了个结实。


 




 


放下炸鸡的锦户迈进毛毯之间挖人,弯下腰地扯来扯去发现除了羊毛还是羊毛,“すばるくん!”


 


乱七八糟的茶色里对方传来一声微弱的回应,锦户扯下声源处的毛毯看到涉谷扭曲着脸显然是要打喷嚏。


 


接着锦户亮被后面那一床滑下来的毛毯准确地砸中屁股。


 


“哈啾!”


 




 


被砸中的锦户亮下意识闭眼,等涉谷打了个喷嚏之后反应过来原来他顺势来了个地咚。


 


现在他背上盖着毛毯,双臂间是鼻炎发作的涉谷昴,对方略低点头鼻翼微动地盯着他看。


 




 


噢。subaru君的鼻子,有些泛着粉红色呢。


 




 


他们就这么对视好一会儿,中间涉谷的右手缓缓地一点一点移动,仿佛不想引起注意似的穿过重重毛毯,到达锦户的左手边停住了,随后锦户捕捉到涉谷黑漆漆的眼珠向右微微颤了一下,尽管这个信号非常隐蔽,但他还是了然地低低笑了一声,抬起左手与涉谷的右手相握,十指交叉。


 




 


涉谷撇了撇嘴,露出一个有些嫌弃的表情,又像是在掩饰自己的想法被回应了的愉悦,锦户用力握了握涉谷的手,锦户的眼角有些笑意,羊毛毯里的涉谷被暖气熏得看不出害羞,吸了吸鼻子自暴自弃地闭了闭眼。


 




 


锦户小心地俯下身凑近涉谷的嘴唇,鼻尖贴着鼻尖的时候试探性地蹭了一蹭,看对方没什么反应就放心大胆地吻了上去。


 




 


羊毛有些扎人,指尖有些静电。


 




 


他们在羊毛毯里交换了一个缓慢的吻。


 


すばるくん确实是渴了,舌尖有些干燥。锦户有些恶意地这样想着。


 




 


涉谷睁开眼的时候看见锦户亮眼睛亮闪闪地看着自己,突然觉得鼻子有些痒。


 


“嗯?”


 


“拉我一下。”


 


“好好好。”锦户亮笑出了褶子。


 


然后借着锦户的手坐起来的涉谷被毫无防备的一个大喷嚏打趴在锦户亮肩上。


 


“哈啾!”


 


这回锦户没有迟疑地把他抱进了怀里,顺手拍拍背。


 




 




 


END


 




 


好冷啊好冷啊好冷啊


 


好想吃炸鸡啊


 



评论(10)
热度(54)

© 小生劇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