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没法回fo抱歉
脑洞有毒

关于

[黄←黑]ゆらゆら

0522黄黑   ゆらゆら


……应该叫黄←黑比较合适吧【



下午三时,开足马力的阳光斜射在屋顶,黑子坐在室内仍能够感受到室外热烈的温度,不经意间抬头能够看到透过窗格映衬在黑板上的一片金黄色光斑。

午后没有什么风,房子的影子把隔壁教学楼的天台遮了个大半。黑子想起来约莫两年前的时候自己这一届的篮球部新生还在那里吼着不知天高地厚的誓言。然后约莫一年前自己代替监督继续保持了这个有趣的“惯例”。

秒针走得咔哒咔,似乎在击打着悠闲而又急躁的鼓点。


现在,雨季来临之前的五月末。


急速旋转的电扇掀起一片片由白色的纸张组成的浪潮,旋转飞舞上升到半空然后又颓然宣泄在地。黑子盯着飘到脚边的试卷很久,仍然没有去捡起来。

并不想做题也不想去找老师答疑,凭借着自己稀薄的存在感的黑子堂而皇之地翘掉了下午的自习课。不经意间就路过了这间似乎是存放旧试卷的一个教室,然后就是直到现在这样都一直坐着发呆。


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有很多飘忽不定的想法驰骋大脑之中,往往黑子都是靠看小说打发这种无聊的感受。只是他现在既不想看小说,也没有小说可看——在之前为了准备考试把所有的书都收了起来。

没有任何人在身边,没有任何东西在身边,之前总是想要的安静氛围突然降临在自己头上——突然就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这样的阶段,倒不如说这样更好。


-


三年前的春天黑子递交了帝光中学篮球部的退部申请书。

如同在打败魔王准备谢幕的勇者身后的幕布,巧妙地避开了镁光灯的焦距,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自己最后的表演任务。


只是现在,三年前的三年后,已经褪尽稚气的少年们不再会给自己的前途拴上名为友情的挂钩,也不再会认真地定下“要一起去一个学校”“以后也都要一起”这样任性的约定。

诚凛的前辈早已毕业离去,赤司与绿间先后接到了多个知名大学的邀请,火神跟随着冰室一起回去了美国,青峰和桃井上个礼拜也去了。


黄濑君…。

黄濑君在高二的时候早就已经不到学校上课了。现在一定不知道在哪个遥远的地方进行着模特工作吧。


明明在三年前是对友谊这种东西最恋恋不舍的人,却是走的最早。


这么想着的黑子,将手边那张被自己写上“黄濑凉太”名字的空白试卷,随手折成纸飞机,手腕微微一用力,便随着日影渐移,飞向那遥远未知的彼方。 

 

嘛,不过随便他了。

 

-


END

1/7

© 小生劇場 | Powered by LOFTER